536老影院

庆余年

9.0

播放数:3908

(更新至43集 / 共46集)

古装 剧情 地区: 大陆导演:张若昀,陈道明,李沁,吴刚年份:2018

简介:范闲十五岁的时候,父亲范建及监察院院长陈萍萍派用毒高手费介教他识毒用毒和武功,四年后范闲武力已属上乘。在破解了一场投毒事件后,他带着危机感和对真相的探索前赴京都。在熟悉京都的过程中,范闲见识了柳如玉和弟弟范思辙的下马威,对未来的妻子林婉儿一见钟情,也看到了亭亭玉立的才女妹妹范若若。然而随即平静的生活就被突然打破,范闲在牛栏街上遭遇了一场围杀,滕子京为救范闲而死,各方庆贺范闲的逃生,更引得太子和二皇子争相拉拢,却无人在意死去的卑微侍卫滕子京,范闲感到心寒,更加理解母亲叶轻眉要改变世界的想法。在充满正义的小伙伴们的帮助下,范闲历经千山万水,不断克服各种困难。在这个过程中,范闲饱尝人间冷暖,但依然不忘赤子之心,坚定着自己的理想。

庆余年剧情介绍

  • 朵朵将庄墨韩的遗愿告诉给范闲,范闲很是感慨,对着这一车的书籍拜了拜。朵朵还告诉他此时司理理正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看他,只是想送他一程。就在范闲打算驾车离开的时候,沈重带着他的心腹冲了出来,想在这荒郊野岭杀了范闲。幸好小皇帝奉命保护司理理的护卫也在附近,于是他们和沈重等人厮杀了起来。而赶来提醒言冰云的沈姑…

  • 何道人悄悄告诉王启年等下狼桃要在殿前和范闲比武,王启年将此事告诉给范闲,范闲知道后,在宴会上特意狼吞虎咽只顾吃饭。这时狼桃果然出来申请和范闲比武,范闲立马认输表示不用比,而小皇帝自然站在范闲这一边。但是狼桃不依不饶,寿星太后也想看看表演,好在这时朵朵主动申请替师哥与范闲比武,太后答应了狼桃也只能作罢…

  • 朵朵听范闲在太后面前对自己表白,她误以为范闲对自己真的动心了,于是私下警告他不要异想天开,可以多用冷水洗澡压制本性。范闲听后觉得朵朵想太多,白板解释自己当时只是为了脱身找借口,但朵朵自恋还是觉得其中有猫腻。言冰云得知范闲和太后有走私合作,他非常生气扬言要将此事上报给陈萍萍。不过范闲给他解释了一番,其…

  • 范闲劝说言冰云和自己一起搞垮陈萍萍,这一幕被王启年看见了,不过范闲并不介意,他明明白白告诉王启年自己找到了目标,他要做鉴查院的主人,这样才有能力去查明叶轻眉的死因,王启年听后很佩服,答应做范闲向上的梯子。沈姑娘哭哭啼啼地跑回家被沈重发现了,沈重得知她又去见了言冰云非常生气,不过沈姑娘表示这是最后一次…

  • 范闲从肖恩口中得知母亲叶轻眉和庆帝生有一子,他心里认定自己就是庆帝的儿子,所以范建和陈萍萍才阻止他进京,又想起庆帝对他关怀备至的种种做法,肖恩看到范闲眉头紧锁,还以为他一时接受不了是肖家的子孙,肖恩对范闲寄予厚望,反复叮嘱他不要让苦荷知道此事,否则苦荷为保守秘密会杀了范闲。范闲知道肖恩命不久矣,特意…

  • 当范建推着陈萍萍来太平别院找庆帝,陈萍萍告诉范建撤走黑骑其实是庆帝的意思,而这个决定不仅是为了锻炼范闲,更是想套出肖恩心中藏着的那个秘密。陈萍萍告诉范建其实肖恩的儿子在结婚前其实和一个青楼女子生了一个儿子,这个男孩是肖恩唯一的血脉,后来萍萍抓了肖恩后为了打探他的秘密,不断告诉他关于这个孩子的事情,陈…

  • 上杉虎早就识破了范闲是想借他的刀诛杀沈重,他一时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能将计就计,想先救出义父肖恩之后,再趁机杀了范闲,然后快马赶往边境,收拢大军起兵谋反。范闲第一时间向言冰云汇报了自己的计划,言冰云一再强调沈重不能死,他反复核对王启年拿回来的账本,和鉴查院收到的相差甚远,有一笔很大数目的资金去向不明…

  • 范闲一再强调是来救他,而且已经派王启年去搬救兵,言冰云根本不领情,始终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模样,范闲不明白沈小姐为何会喜欢这样冷漠的人,言冰云反复讲明只是利用沈小姐,他和沈重不死不休,沈小姐对此心知肚明,可她就是放不下言冰云,宁愿和哥哥一起死,范闲看不下去,催言冰云回使团驻地再说。沈重带进一位…

  • 王启年从窗户里向下看,发现客栈周围有很多密探,郭保坤走出客栈,就被沈重安排的密探跟踪,王启年赶忙向范闲汇报,没想到范闲故意放郭保坤出来吸引密探。郭保坤走街串巷,明目张胆向过往的百姓打听锦衣卫大牢的地址,人们都避之不及,郭保坤忙活了半天仍一无所获,沈重闻讯来到街上,向郭保坤提供了准确未知,沈重断定监察…

  • 范闲让高达从马车后取来了一面庆国战旗,他跳上马车将其插在了车顶,然后挑衅路边向他们扔鸡蛋的老百姓,他表示如今庆国战旗插在了他们北齐领土上,如果谁不服的可上来与他一战。范闲话一出,果然有一些武夫冲了上来,不过范闲凭借他的霸道真气将他们一一打了下去。而后有一个名叫何道人的人拦住了范闲的马车,王启年告诉范…

  • 当使团上路后海棠朵朵又找上门来,她将范闲带到河边,让其将春药的解药给自己,范闲这才解释到他并没有随身带春药,这其实是一种促进新陈代谢的药,在解释完药效后朵朵赌气要杀了他,不过范闲看穿她并不是嗜血之人,所以并不害怕。两人坐在河边休息,范闲还给了朵朵一个水果吃。马车处的高达担心大人有危险,但机智的王启年…

  • 范闲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庆国边境,他按照计划安排高达等人假装成上杉虎的人,然后来劫走肖恩,肖恩被救后策马离开,范闲假装奋力追赶。当肖恩骑马来到一片石林时,他发现王启年一直尾随自己,而且还沿路做记号,后来他又看见范闲追了上来,这才知道原来自己中计了。范闲和肖恩打了起来,最后两人都受伤了,这时高达等人也终于…

  • 五竹凭借残存的记忆找到了苦荷的修行之地,没想到海棠朵朵先来试探了一番。不过海棠朵朵并不是五竹的对手,苦荷让朵朵去路上截杀肖恩,五竹交给自己就好。王启年战战兢兢地来马车里看护肖恩,肖恩询问他是否是范闲重要的人,王启年怕他用自己威胁范闲,便说自己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下人。肖恩听后便让王启年好好服侍自己,还…

  •   范闲正在和陈萍萍、费介话别时,司理理被人押出来,送上了马车。范闲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费介见状压低声音告诉他,是北齐的小皇帝特别提出,要换司理理回国。范闲有些不太想得明白,要说北齐想换回肖恩,还可以理解,毕竟肖恩的武力惊人,回到北齐还有点作用,可司理理也没什么本事,不该被小皇帝这般惦记才对,他甚至…

  •   庆帝表示自己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用饭了,看着他们吃就好。三人面面相觑了一番,谁也不敢下筷子,庆帝再三催促,他们这才开始吃了起来。  太子左手上拿着一张叠地整整齐齐的黄帕子接着,斯斯文文地夹着菜;二皇子则风卷残云般埋头苦吃。庆帝在旁评论太子,称他从小就板着,到现在还是个木头。太子闻言,十分尴尬,紧…

  •   范建得知范闲是对林婉儿动了真心,便劝范闲多想想她的感受,也为自己多寻一条退路,免得遭到李云睿爪牙的迫害。范闲闻言,十分激动,他一时没办法接受父亲的这个建议,于是便表示自己要好好想一想。  太子得到消息后,匆匆忙忙赶到了皇宫,他知道此事事关重大,因此见到李云睿后,冲她吼了几句,指责她竟然背着自己做…

  •   郭保坤一时无法接受郭攸之所说的话,不肯与他脱离关系,哭着喊着在他身后跟着,却被禁卫死死控制住了。郭攸之临出门时,回过头来,厉声告诉郭保坤,自己不是他的父亲,从今后与他恩断义绝,说完决然而去,郭保坤哭得不能自已。  郭攸之下狱,庆帝又将目光转向李云睿,让她自己说,该领什么罚。李云睿经过一番盘算,毅…

  •   范闲本以为,打开了箱子就能解开自己的疑惑,哪知这就好比一个连环扣,揭开了一个真相,却又带来了更大的秘密。虽然他好奇那道暗门后的真相,但理智却告诉他不要去,于是范闲决定,暂时忘掉这一切。五竹对此毫无意见,只是提醒他,先过了皇宫这一关再说。范闲胸有成竹地表示,这件事绝不会被别人知道。哪知他话音刚落,…

  •   燕小乙在宫墙外搜寻了一圈,没找到那个被自己所伤的蒙面人,他担心长公主的安危,便去了广信宫,向她回报。李云睿知道,自己和庄墨韩的谈话,已经被人听了去,想瞒也瞒不住了,索性便告诉了燕小乙,让他亲自去抓那个蒙面人,并将之除掉。  燕小乙当年遭逢剧变,全家被灭,是李云睿从那个小山村将之带走,才有了他今天…

  •   庆帝看了那纸卷,顿时变了脸色,庄墨韩称,就算不看那纸卷,也能窥出端倪,因为这四句诗意境悲凉,非是经过人生的大起大落是写不出的,而范闲年少自在,根本不可能有如此体会。郭保坤闻言,连忙上前奏称,范闲欺世盗名,丢尽了庆国读书人的脸面,应该将其革去功名,永不录用。  范闲抓住他的破绽,问他为何如此欢喜雀…

  •   范建下朝回到家中告诉范闲,天下文坛泰斗皆在北齐,庆国在这方面实在逊色了些,前阵子他作的那首“万里悲秋常作客”一举成名,如今庆国文坛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他身上,等着看他明日夜宴之上,与北齐文坛宗师庄墨韩对峙。范闲闻言,正在喝的一口茶忍不住喷了出来,喷了对面的范建一脸,还差点呛到自己。  他平复了一下心…

  •     言若海暗中集结了六部里面的激进分子,表面上大张旗鼓要斩杀庄墨韩,鉴查院也知道庄墨韩在天下读书人心中的位置,生怕他在京都出了什么危险,因此派了一处倾巢而出,前往鸿胪寺保护。哪知言若海真正的要杀的却是陈萍萍,他趁着朱格不在鉴查院,不着痕迹地将院里的人全都调开,给此次刺杀制造好了机会。  影子提前…

  •   柳如玉一边走,一边叮嘱范闲,到了内宫应该注意的地方。范闲很好奇,为什么要先去见宜贵嫔这个位份并不高妃子,柳如玉告诉他,宜贵嫔是自己的堂妹,也是三皇子的生母。这么一说范闲更糊涂了,因为太子才是行三,柳如玉给他科普了一下庆国皇宫的排序问题,称太子向来独立于兄弟之间的顺序之外,所以这位宜贵嫔所生的小皇…

  •   庆帝好言提醒范闲,今后不要再到这座别院来,并表示他和婉儿的亲事已经定了下来,让他第二天到宫中去见见太后和众位嫔妃。范闲一一答应,告辞之后便离开了别院。哪知燕小乙在外面拦住了他,逼问河对岸的高手是谁,范闲装傻充愣给糊弄了过去。  见到范若若后,范闲将别院里面的事告诉了她。两人回到马车跟前,正逢林婉…

  •   五竹想起了太平别院的位置,就在城东五里外,他想要立刻就和范闲赶过去,却遭到了范闲的反对,他担心自己会被各方人马盯上,想出了一个掩人耳目的好主意:多约几个人出城踏青,到时趁机去探查一番,这样一来,不易引人注意。  第二天一早,王启年驾车,范闲和范若若、范思辙坐在车上,一行人出发前往郊外。范思辙依然…

  •   陈萍萍来到后,庆帝和他一唱一和,便将林珙被杀案定了性,称这一切都是因为林珙指使东夷大宗师四顾剑的两个徒子徒孙刺杀范闲,结果被反杀而惹怒了四顾剑,这才招致了杀身之祸。陈萍萍力请庆帝出兵北齐,以安天下人义愤之心。庆帝装作吃惊的模样,不肯轻举妄动,他故作犹豫了一番,又装模作样地询问林若甫的意见。  林…

  •   林若甫当着范闲的面,将林珙写的那些自己一向视若珍宝的字全部烧掉了,范闲不解其意,林若甫道,若是自己心中始终放不下,就无法全心辅佐于他。至此,林若甫已经完完全全将范闲看做了自己的贤婿及将来的依靠,他善意地提点了范闲一番,让他谨防东宫。范闲假作不知内中关窍,林若甫耐心为他解释称,东宫之所以会对他动手…

  •   范闲进宫后,又见到了侯公公,他先是套了一番近乎,又死气白咧塞给了侯公公一张大额银票,把侯公公哄得欢喜不尽。范闲向他打听庆帝今日的喜怒,得知其神色平淡,不禁稍微放下了心。侯公公好心提醒他,庆帝酷爱制作弓箭,他的那些东西,千万不要随意乱动,范闲连忙应下。两人正谈话时,忽见前面掠过一个黑影,范闲大惊,…

  •   林婉儿竭力想替范闲开脱,林珙却告诉她,范闲为人如何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不能娶自己的妹妹。说完,便留下一样东西给林婉儿,嘱咐她以后不要再见范闲,转身离开了。林婉儿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柄精致的匕首,她望着那寒光闪闪的刀刃,忍不住不寒而栗。  叶灵儿知道范闲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担心他万一与林珙生…

  •   范闲从叶灵儿的话里听出,她那天晚上确实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听到了不该听到的,可任凭他怎么追问,叶灵儿就是不肯承认,范闲知道,凭着叶灵儿京都守备之女的身份,尚且不敢得罪那人,说明其位高权重。叶灵儿目光闪烁地劝说范闲,让他不要再查下去,免得引火烧身,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范闲不禁苦笑了一声,如今,线…

  •   王启年冲进了司理理住的客房,发现早已人去楼空,屋中毫无有人居住的迹象,但王启年耸起鼻子一闻,闻到了醉仙居独有的沉光熏香的味道,于是确定,,这间房里住的,确实是司理理无疑。  两人问过店小二,得知司理理打听了往披甲丘去的路,奔着那个方向去了,王启年又特意查看了司理理的马吃过的草料,知道她的马定是好…

  •   王启年将自己调查的结果告诉了范闲,称那块腰牌是北齐暗线的腰牌,北齐密探就是靠这块令牌调动属下行事。范闲怀疑,程巨树就是北齐的密探,不禁苦笑,不知自己又和德能,竟让不知名的大人物联合北齐密探,来取自己的小命。  事情越闹越大,王启年有些担心,询问范闲还要不要查下去,范闲笃定地告诉他,一定要查个水落…

  •   朱格派来押送程巨树的两个人,想要拦住范闲,放走程巨树,却被程巨树一边一掌拍了开去。他小山似的身躯走向范闲,想要与他搏杀一番,却不想一个照面就被范闲手中的匕首刺中了要害。这把匕首是范闲初进京时,縢梓荆赠与他的,如今用来为他报仇,再合适不过了。  程巨树庞大的身躯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眼看就要命…

  •   二皇子和李弘成早早就到了醉仙居,两人一边悠闲地吃着瓜果,一边等着范闲。司理理动作优雅娴熟地为二皇子泡了一杯茶,却在呈给他的时候,茶杯突然裂开。二皇子见状,不由心中一动,觉得此事不详。  此时,范闲正和縢梓荆赶着马车,说说笑笑赶往醉仙居。当他们走到郭保坤当天晚上被打的那条街时,忽然出现两个蒙面女子…

  •   侍女走后,叶灵儿凑近装睡的林婉儿,问她范闲哪里去了,藏在林婉儿被子里的范闲猛然露出头来,吓了叶灵儿一跳,她见状又知趣地躲了出去。  叶灵儿离开后,范闲还是没有起身的打算,林婉儿觉得尴尬,便又是拉又是扯地催促他起来。范闲不想她着急,便听话地起了身,但他不舍得离开,于是坐在床头,给林婉儿讲起了故事,…

  •   范闲找不到鸡腿姑娘,不肯罢休,便想从根源上入手,让林婉儿自己出面,退了这门亲事,于是便带着范若若他们,直接去了林婉儿养病的皇家别院。  范闲以医者的身份,随着范若若进了别院,长公主留在这里的侍女得知了他们的来意,连忙飞鸽传书,将此事禀报了长公主。长公主猜出了范闲的来意,便同意了让他们见面。  范…

  •   范闲当面问太子,之前自己在澹州被刺杀,可与他有关。二皇子闻言,暗中向范闲伸出了大拇指,太子则冷哼一声,径自离开了。侯公公又告诉梅执礼,庆帝在宫中等着召见他,梅执礼连忙遵旨而去。范闲认出了侯公公便是那天赶车送自己去庆庙的人,问他自己怎么办,侯公公笑着告诉他,审案的人都走了,自然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   王启年此人滑不留手,发现也知道,从他口中听不到实话,也就不再追问那些不可能发生的事了,只是郑重谢过了他对縢梓荆妻儿的维护之情。王启年一听,立刻拿出了一张地契,称自己买下这个小院落,花了一百二十三两银子,让范闲给自己凑个整,,拿一百三十两银子出来。范闲称自己身上没那么多钱,让他到府上去拿,王启年一…

  •   二皇子想跟范闲谈谈与太子的事,范闲却不接话,反而自顾自地跟他说起了自己与鸡腿姑娘的邂逅,并笃定地表示,自己与她一见钟情,定要娶她。二皇子闻言,不禁哑然失笑,范闲的婚姻,关乎到内库财权,且为庆帝亲自指婚,怎么可能由着他说了算?但见范闲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也不便打击他,便称自己拭目以待,等着看他怎样…

  •   见儿子坚持,范建终于答应放了縢梓荆,范闲再次要求父亲向范思辙道歉,范思辙却拉不下这个脸,不悦地拂袖而去。柳如玉一直在一旁看着这一幕,见范闲是真心替儿子求情,心中也十分感动,上前向范闲致谢,并表示,从今后只要范闲不针对自己,自己决不给他找麻烦。范闲闻言,心中松了口气,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强,虽然柳…

  •   叶灵儿认出是范府的马车,也看到了范若若,便告诉了自己身边的林婉儿,林婉儿执意要见上范闲一面,范若若为了不让人发现范闲不在车上,千方百计阻拦,林婉儿却一再坚持。正当范若若无计可实时,范思辙在车上抓耳挠腮地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故意沉下声音,冒充范闲出言道,自己刚刚去喝酒,叫了一个唱曲的小娘子,如今正在…

  •   縢梓荆之所以来找范闲,是因为在澹州的时候,见他有提司的腰牌,这才来求他,到鉴查院为自己取一份无关紧要的文书,并称事成之后,自己这条命便交给他,由他掌控。范闲却表示不愿意,他要的不是縢梓荆的命,他只想知道,縢梓荆身上发生的故事。縢梓荆见状,便一五一十的将自己遭通缉的缘由告诉了他。  原来,当年縢梓…

  •   范闲进了书房后,范建让他将门关上,自己却坐下来又是翻书又是写字,根本不理范闲。范闲也不急,就站在案前安静地等待着,范建忙完了之后,开门见山地问范闲,他想做个什么样的人。范闲也不客气,称自己想要富甲天下,娇妻美妾,一生平安。范建听了,面无表情地又问他凭什么起家,范闲称自己有一项独门绝技,可以在高温…

  •   范闲以为这个神庙之行,是背后想要杀自己的那人布下的一个局,他怀着一腔好奇进入了神庙,但小心翼翼地在庙里转了一圈后,他发现并没有埋伏,他暗想,原来是自己猜错了。  走着走着,范闲进了一间偏殿,见供桌上摆着一些瓜果,便伸手拿起一个塞在了嘴里,边吃边嘟囔着,让庙里的神仙显个灵。结果他突然发现供桌晃动了…

  •   到了吃饭的时候,那群红甲骑士依旧跪在院中,老夫人却没事人一般,招呼范闲吃饭。范闲发现桌上有一盘新鲜的竹笋,连忙抢到自己跟前,三两口扒进了嘴里,边吃便问起今天往府里送菜的是不是老哈。周管家答说,老哈病了,今天是他侄子来送的菜,范闲又问了他侄子是否来过府中,得到否定的回答后,他匆匆一抹嘴,称自己吃饱…

  •   一个患有重症肌无力的现代青年,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成了一个古代婴儿,正躺在一个竹篮里,遭受一群杀手的围攻追杀,疑惑之间,一个属于他的崭新世界,迎面而来。  带着这个小婴儿逃命的武士名叫五竹,是婴儿母亲生前的一名仆人,他摆脱了杀手以后,遇到了南庆鉴查院院长陈萍萍带着他的黑骑赶到。陈萍萍从前也是小…

今日更新网站地图RSS地图百度地图360地图给我留言
苏ICP备2021050687号-5

Copyright © 536老影院www.536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536老影院